欢迎访问劳动新闻网
  • 首页
  • 吉林省总工会
  • 新闻
    要闻
    综合
    国际
    国内
  • 焦点
    聚焦
    企业
    人物
    时评
  • 维权
    权益
    就业
    双创
    理论
  • 业态
    财经
    教育
    科技
    卫生
  • 生活
    读书
    保障
    文体
    旅游
  • 服务
    图片
    论坛
    交流
    形象
  • 文艺
    文学
    摄影
    书法
    美术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文学 > 随笔

    苍山品茶

    北  雁


    我们顺着一条小溪逆流而上,不多时便完全进入苍山之中。

    松柏挺立,莽林之中的小路弯转如肠,不见天日,山穷水尽之际,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秀致的茶园。山体起伏,茶园呈现一种层次感极强的阶梯状,云遮雾隐,让人如同立身瑶台仙乡。

    在一阵狗吠声中,我远远听见探路回来的同伴林昭在一个古旧的院落门前叫我:“来这里喝茶!”我小跑上前随他进入小院,只见一张老树茶桌后坐着一位老人,笑容可掬。我们刚一坐定,他便用一口掺着福建口音的普通话说:“登山辛苦,尝一下我这壶新泡的茶水!”说罢,利索地夹出一个空杯往茶盘正中一放,提起沸水壶朝杯中猛一灌水,沸水沿着杯口溢下,算是烫过了杯子。把水一倒,随即斟上一杯茶水,放在杯垫上推送过来。山里运输不便,他的屋子因陋就简,想不到茶具却如此精细。

    茶水真香。端起杯子,便有一阵淡淡的清香钻进鼻孔。轻抿一口,唇间先是柔柔一股青涩,下咽后喉中却是淡淡的回甜。若非口渴,真舍不得如此牛饮。杯子一空,老人立马又续上一杯。如是几番,茶瘾过后,人也轻快了许多。

    闲谈之中,老人得知林昭就在山下的村子开客栈,便自我介绍说他本姓林,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到大理种茶,至今已有二十六七年,他也从一个40岁出头的中年人变成了古稀老人。一个“林”字拉近了距离,老人变得更加健谈。他说大理山好水好,气候温润,极适宜茶树的生态种植。苍山马龙、圣应两峰之间十几平方公里的茶园,便是著名的“感通茶”产地。感通茶香味持久、汤色清亮、回味甘甜,乃是白族“三道茶”中的台柱茶,在徐霞客的《滇游日记》和清代《荡山志略》《茶苑》等众多典籍中亦有记载,驰名已达500年之久。这20多年间,他不停地在台湾与大理之间周而往返,将在此种植的茶叶送回台湾加工成品,又回大理种茶,茶叶在两岸茶市供不应求。

    20多年久居大理,他亦入乡随俗,和当地民众甚是亲密。上山的路可通到村里的公墓,再往上就是玉带路,连通苍山清碧溪、七龙女池和凤眼洞等各处景点。但此处并非景区,道路不畅,每到雨水季节就变得十分泥泞,或又常被荆蓬杂草阻断。于是上下的村民游客常从茶厂借路,老人也不计较。口渴的进门讨口水喝,他必奉为上宾,煮水沏茶,一起品味茶水之妙。

    婆娑的树影,紧随山风摇曳,如同逐岸的轻波,带着山体渗发的阵阵沁凉,我们就在这种宁静中品茶聊天。不知不觉日已偏西,西斜的阳光透过密林,筛下星点光斑,如同凋落的花瓣洒满一弯幽径,居然有种恍然隔世的美妙。说谈之中,又有几个客人进来,老人招呼坐下,递上茶水,接下来的聊天就更加欢畅了。我们在他的言谈中得知,他是第一个来苍山种茶的台湾人,之后又有不少台胞跟随而来,有种茶的,有开客栈的,还有做其他生意的,渐渐地就在苍山洱海之间聚成一个远近闻名的台胞村落,海峡两岸的交往因此变得更加亲密频繁。

    喝足茶水,披着落霞归去,我却有几分淡淡的不舍,说不清是为这一方明净山水,为这种茶的台湾老人,还是因为那清香淡雅的感通茶。


    主办/运营/版权所有:《劳动新闻》报社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吉ICP备10000218号-1

    关于我们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

    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信息公告